谢静宜忆毛主席的幽默:有意“曝光”他人恋情

四川之音 2019-07-11

主席在外出观察工作中,我们工作人员都喜欢跟着主席散步,因为主席幽默,爱开玩笑。包括卫士小田、小封,护士小周的各自恋爱情况,成功与否,主席也愿在这种场合,在众人面前给他们“曝光”,使得全场人大笑不止。

本文摘自《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琐忆》,作者:谢静宜,中央文献出版社2015年1月版。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谢静宜忆毛主席的幽默:有意“曝光”他人恋情

主席有用散步调节劳逸的习惯。工作、读书久了,他有时自觉到室外散步,不告诉任何人就出去了,走出很远别人才发现,但有时也经常需要工作人员提醒才出外散步。主席在外出观察工作中,我们工作人员都喜欢跟着主席散步,因为主席幽默,爱开玩笑。包括卫士小田、小封,护士小周的各自恋爱情况,成功与否,主席也愿在这种场合,在众人面前给他们“曝光”,使得全场人大笑不止。有一次,我们跟随主席走着走着,碰见地上有一只乌龟驮着石碑,我就问主席为什么会常见这种情况,他没做解释,只是笑着唱道:“送君啊送到大门以北,碰到个王八驮着石碑,我问王八他犯了什么罪呀?王八说:只因为卖烧酒掺了凉水。”听主席这么一唱,我和护士小李及在场的同志都笑得前仰后合。

总之,跟着主席散步、爬山,不分上下,不分长幼,大伙总是无拘无束,笑声朗朗,十分愉快。

主席在散步时,有他锻炼身体的一些习惯动作,比如刚从屋内向外走时,边走边压压腿,晃动晃动肩,扭扭腰,转转头等。我还闹了一个笑话。一般讲,谁身上长了虱子,都爱用两臂扭动增加内衣与皮肤摩擦的动作来止痒。有一次我看见主席做了这样的动作,就脱口而出:“主席,你身上痒吗?长虱子了吗?”主席和卫士听了都哈哈大笑。以后,每当主席做这项运动时,总爱当着大伙的面,幽默地对我说:“身上长虱子了啊!”逗得大家大笑一阵。

主席在散步时,还爱与同志们聊天。在视察途中也是如此。比如在专列停驶时,主席下车散步到车头,与司机、司炉亲切谈话,有时在驻地与警卫战士娓娓交谈。场面十分亲切自然。记得有一次主席住在武汉东湖,散步时与当地一战士在小桥上相遇,主席主动与战士合影留念。散步到大门口,又看到当地一位执行任务的小战士,脸上充满稚气,主席同他握手,问他叫什么名字?哪里人?多大啦?小战士高兴地握着主席的手,作了回答。然后又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,用右脚在地上画着圈,腼腆地回答说:“今年十八啦。”憨态可掬,逗得大家忍俊不禁。

主席在专列上,由于受条件的限制,锻炼的机会就少多了,除了车停在支线上,下去散步和习惯的肢体锻炼外,他自己发明了一项坐着空蹬自行车的运动,不仅自己做,如有工作人员在场,他还让别人跟着他一起做这种运动,边示范边说:“你们也做呀,这是一项很好的锻炼啊!试试看。”我就和他老人家面对面地这样做过,运动量还不小呢,做一会就感到腿很累。

主席不仅自己爱运动,也督促周围的同志运动。每当他去游泳时,往往让工作人员全下水,会不会都得下。记得一次在杭州游泳池,他与田家英等一班“夫子”们研究理论、读书之后,便下池游泳。他让大家都下水,不会游泳的,他当场教。记得当时同主席一起读书的胡绳同志就不大会水,下水后,手扒拉两下就站起身来,再扒拉两下,又站起身来,抹去脸上的水,不好意思地站在浅水中看别人游。因为人高水浅,立在那里很明显。主席似乎看出他的难处,几下游到他身边,亲自指导他游泳的要领。

主席有时也看看工作人员运动或学学自己不会的运动项目。在武汉驻地,东院子里有个篮球场,当我们随同主席散步到这里时,我们年轻人爱玩玩篮球。主席就停住脚步在场外看一会,这时,王宇清给主席放一把藤椅,让老人家坐下休息、观看。我们工作人员男女老少混杂编队,不设裁判,打得难解难分,引得主席一阵一阵大笑。为此摄影师钱嗣杰按了一下快门,给人们留下了难忘的一瞬。因为没有裁判,我有时急了,就故意犯规。有一个球被汪东兴的秘书高成堂控制,我就抓住他的毛衣不放,把毛衣扯得很长,迫使他放了手。赛完之后,主席笑声还未止。高成堂说:“我拿着球考虑,是要球呢还是要毛衣?我还是决定要毛衣,把球放了。”一语未了,主席大笑,大伙已经笑得前仰后合,不能自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