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河北热线 2019-07-18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那一日的武当山后,竹林深处,绿荫遍地。

除了偶闻鸟语之外,竟是半点生息也无。

乔装打扮成弟子模样的张无忌,跟着俞岱岩和少林寺的空相,一同来找闭关修炼的张三丰。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此时的武当山下,赵敏正假借明教之名,带着一众人马来势汹汹。

就在被空相趁机暗算,身受重伤之际,张三丰从身边摸出一对铁罗汉,交给俞岱岩,并平静而又温和地说道:

“这对铁罗汉是百年前郭襄女侠赠送于我。

你日后送还少林传人,就盼从这对铁罗汉身上,流传少林派的一项绝艺”。

说着,大袖一挥,走出门去。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就是这寥寥十字,却让人不禁鼻子一酸。

年少时不懂,只觉得张三丰此举十分豪迈,倒也应正了一代宗师的古道热肠。

可如今仔细思量,却发现更多的是一种侠骨柔情。

百年前郭襄随手赠予的一对铁罗汉,他竟然妥善保管,贴身收藏,以至于随身就能摸出来。

如果不是因为其中寄托着那份情愫,又如何能这般视若珍宝。

而当他决定把这对收藏了百年的铁罗汉交给俞岱岩之时,或许心里也终于肯放下了。

江湖悠远,岁月漫长。

一百年的空等,终于让这场盛大的暗恋随风飘逝,空留一声叹息。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第一次相遇,是在华山之巅。

他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青涩少年,金庸形容他形貌甚奇,凝气卓立。

当时,潇湘子与尹克西偷了少林寺藏经阁内的《楞伽经》。

张三丰便跟着师父觉远大师一路追讨。

而杨过小龙女与郭靖黄蓉、周伯通等江湖豪杰正好齐聚华山之巅,也顺便目睹了这场纷争。

眼看只懂得内功不懂得招式的小张三丰被尹克西处处逼紧,站在一旁的郭襄忍不住帮腔了,她让张三丰放手去打,打不过有她帮忙。

张三丰听得这一声脆响,在混乱之中不忘向郭襄道了声谢。

等到众人下山之时,郭襄回过头来,看到张三丰头上的伤口在汨汨流血,连忙从怀里掏出手帕,替他包扎止血。

那是张三丰第一次仔细打量她,为她的仗义出手心生感激,也想对她的善良宽厚出言道谢。

不料却见郭襄满脸忧伤,眼里更是泪光莹莹。

看着这位美丽可亲的小姐姐如此伤心,他竟然也说不出话来了。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记得当时觉远还摇首长叹,说张三丰一动嗔怒,灵台便不能如明镜止水了。

当真是一语成谶!

就是这个相遇,让张三丰从此百年孤独。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再度相遇,是在少室山下。

三年的时光过去,张三丰已长成为十六岁的少年,郭襄也在这三年里辗转漂泊中出落成十八九岁的大姑娘。

因为寻而不得,郭襄便到少林寺找无色禅师,想在他这里打听到关于杨过的一些蛛丝马迹。

没想到,最终还是失望了。

在郭襄下山的时候,张三丰一直跟在后边,隔着几步远,始终不敢上前。

郭襄回过头看到了他,也认出了他便是三年前在华山之巅上受伤的少年。便笑着问道:“张兄弟,你也来送客下山吗?”

张三丰在猝不及防中,脸上一红,轻声应了一句:“是。”

郭襄便从怀里摸出一对铁罗汉,把它塞到了张三丰手里。

其实,这对铁罗汉是在郭襄十六岁生日那年,无色禅师因杨过的情份送上的贺礼。

她一直视作心头之宝,只不过这三年来寻寻觅觅冷冷清清,大老远找无色禅师打听消息也没有结果。

伤心失望之下,就随手赠给了张三丰。

没想到张三丰却珍藏了一百年。

或许,金庸就是想借这一段来暗示两人感情路上的殊途同归吧。

都是痴情种,都是视若珍宝,却也都是爱而不得,最终孤寂一生。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一别数日,张三丰的命运横遭巨变。

因为在比武之中胜了何足道,张三丰被诬陷偷学经书,遭到少林僧人的追杀。

在这走投无路的时候,他与郭襄再度相遇。

觉远大师为了保护他俩,将两人装在铁桶里,挑着狂奔数十里,最后气数已尽,坐化身亡。

而觉远临终之前,一直在念《九阳真经》的内容,张三丰与郭襄分别记下了其中的一部分,为日后创立武当派与峨眉派奠定了基础。

到了分别之际,郭襄感念于张三丰年幼道浅,又孤苦无依,将手腕上的金丝镯相赠,并嘱咐他去襄阳找她爹妈,以求安身立命,还贴心地提醒他要容忍她大姐的坏脾气。

交代完这些,郭襄说了一句:“咱们便此别过,后会有期。”

便翻身一跳,骑着小毛驴逐渐远去。

三年前,华山之巅,杨过与郭襄分别之际,也留下这么一句:“咱们就此别过。”

没想到三年后,少室山下,郭襄留给张三丰的也是这一句。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只是啊,江湖那么大,这一别竟然都成了永恒。

虽然相见匆匆,但对于从小在少林寺长大的张三丰来说,着一袭黄衫,怀一股豪情,既聪慧过人,又温婉善良的郭襄,足以让他为之倾倒。

在金庸的武侠里,大多是妙龄女子爱上英雄豪杰,张三丰与郭襄的这一段却一反常态。

虽然描写的很含蓄,但“脸上一红”、“颇为依依不舍”等暧昧词语,还是能依稀看到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模样。

这种朦朦胧胧欲说还休的爱恋,却更加意味深长。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张三丰与郭襄在《神雕侠侣》的最后相遇,故事也在《倚天屠龙记》里得到延续。

虽然众多电视剧版本中,都将两人的这一段省略掉。

但翻开《倚天屠龙记》的原著,前两回是“天涯思君不可忘”,和“武当山顶松柏长”。

这其中讲的不就是郭襄与张三丰吗?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少室山一别之后,郭襄继续浪迹天涯寻觅杨过的踪迹,张三丰原本是听从郭襄的建议,到襄阳去找郭靖黄蓉夫妇的。

只不过,这路上遇到的一件事改变了他的决定,也让他此生再也没能与郭襄重逢。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话说张三丰一路跋山涉水,来到湖北境内的武当山脚下。

这里离襄阳不过二百多里,他停下来歇息。

那时刚好有一对少年夫妻经过,只听得妻子数落丈夫,说他作为一个男子汉大丈夫,不能自立门户,却要去投靠姐姐姐夫,“除死无大事。难道非依靠别人不可?”

这一番话,就像一根根针一样刺在张三丰心里。

那一瞬间,他想到了自己,堂堂一介男儿,为何要去寄人篱下,还要看郭大小姐的眼色?

而且,他知道郭襄心里惦记着神雕大侠,他曾在华山之巅见识过这位名满江湖的大英雄,还曾受其指点学过几招。

就算去了襄阳,有机会见着她,恐怕她也瞧不上他这个无名小子吧。

倒不如自立门户,这样有朝一日重逢了,也更有底气与实力站在她面前。

言念及此,心意已决。

张三丰便只身上了武当山,渴饮山泉,饥餐野果,苦心研习觉远大师临终所传授的《九阳真经》,开创了武当一派。

二十四年后,浪迹江湖的郭襄终于大彻大悟,也在峨眉上出了家,设立了峨嵋派。

他们两人,一个青灯长伴,一个潜心修炼。

隔峰遥望,再会无期。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只是,心里都有一座坟,葬着未亡人。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花开花落,花落花开。

少年弟子江湖老,白发红颜两鬓白。

再出现时,他已是名震武林的一代宗师。

须眉俱白,饱经沧桑。

就如张无忌多年以后再见他的那般感慨一样,让人又悲又喜,眼泪几乎夺眶而出。

而她却早已不在人世,只能在旁人提及这位女侠的时候,徒生一种敬畏与惋惜。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金庸将张三丰对郭襄的这股痴情,写得相当隐晦。

或许,也只有真正尝遍了爱恨情仇之人,才能有那么深的感悟。

两人之间的渊源第一次被正面提及,是在《倚天屠龙记》里。

当时张翠山与殷素素夫妇刚从冰火岛回来,与俞莲舟一起上武当山给张三丰祝寿。

就是在这路途中,俞莲舟说起了当年张三丰与郭襄之间的因缘际会。

一向直来直去的殷素素听出了其中的八卦,直接破口而出:“这一位郭襄郭女侠,怎地又不嫁给张真人?”

张翠山连忙叫她不要胡说八道,可一向严肃古板的俞莲舟却解释道:

“恩师与郭女侠在少室山下分手后,此后再也没见过面。

恩师说,郭女侠心中念念不忘于一个人,那便是在襄阳城外飞石击死蒙古大汗的神雕大侠杨过”。

读到此处,恍然大悟。

原来,张三丰心如明镜,他一直知道郭襄心里放不下杨过,他也知道自己的一腔热血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。

所以,爱而不得的时候,郭襄选择追寻,而他却选择空等。

纵使,他知道这番空等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但也愿意为此蹉跎百年。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

其实,张三丰与郭襄是同一类人。

他们用情不但专一,而且至深。

她十六岁遇见杨过,从此一见误终身。

他十六岁爱上郭襄,从此空等一百年。

她忘不了风陵渡口的相遇,忘不了去黑沼捉灵狐的际遇。

于是给弟子取名“风陵师太”,还创立了一招叫做“黑沼灵狐”的武功。

他也忘不了少室山下的重逢,忘不了给他铁罗汉时的温柔。

于是给弟子取名叫远桥、莲舟、岱岩、松溪、翠山、梨亭、声谷,也创立了“绕指柔剑”等招式。

这一幕幕,多么相似。

两个用情至深的人,都选择了这样的方式,来纪念当初的相遇。

只是,大家过去看到的,往往是张三丰的侠义,再回首才猛然发觉,他竟然情深至此,百年不朽。

只可惜啊,情深不寿,慧极必伤。

风陵渡是郭襄的不肯忘,铁罗汉成张三丰的空惆怅。

最后的最后,张三丰瞧着郭襄的遗书,眼中忽然出现那个聪颖明慧的少女,那已经是一百年前的事了。

物是人非,沧海桑田。

张三丰终其一生的痴恋,终究不过是百年一梦……

作者:谢文娟

郭襄与张三丰:你的风陵渡,我的铁罗汉